牛牛美文 祝福语 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2021-08-28 08:37 星期六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张英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提交了《合力构建西南联大文化、IP、政企文旅融合项目提案》。提案指出,“文化是旅游的灵魂,人文资源是旅游的核心资源。在新的技术推动下,新时代文化与旅游融合要坚持以文塑旅、以旅彰文,使文化繁荣和旅游发展相互促进、相得益彰,通过深入挖掘文化旅游资源,打造西南联大文化IP以推动文旅融合,大力提升旅游的思想文化内涵,充分彰显中华文化独特魅力,推动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、革命文化和红色基因传下去,让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为弘扬”。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白庚胜,云南丽江人,纳西族,1980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,并留任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所,先后在中央民族大学、日本大阪大学、日本筑波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从事民间文学、语言文化学、日本学、人类学、民俗学研究,获硕士、博士学位。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2001年调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,2006年调任中国文联,2009年任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,期间大力推动了云南申请世界遗产的保护工作。2011年调到中国作家协会担任专职副主席;现为十三届政协常委、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;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。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张英:你是怎么到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工作的?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白庚胜:我博士答辩那天,马学良先生和钟敬文先生来了。马先生对我很满意,并表扬我:“白庚胜你这个学术论文有独特的发现,你是真正做学问的。”毕业后,我跟甘肃黄河出版集团都已经签了约,要出20本一套的《中国色彩学丛书》,包括我的《中国色彩文化概论》。我现在还珍藏着我当年写《中国色彩文化学概论》的目录,经常拿出来看看。本来,我想做一个纯粹的学者,做中国色彩文化学的开创者。

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(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级别)

在读博士后之初,钟先生听了我的想法后说“不行”,一个知识分子,首先应该响应国家和时代的召唤,解决最重大的学术问题。你的色彩文化学只有你懂,你退休以后慢慢做,没有人会超越你。但现在中国社会转型,农业社会正在转成城市社会,农耕文明在崩溃,农村在残破,而传统文化没人做,我已经98岁了,做不了这个工作,所以你要去做这项工作,去抢救和保护中国的文化遗产,拯救各民族的优秀的文化遗产。行不行?”我回答他:“坚决听老师的!”

于是,我根据家乡丽江的情况,专门写了《处在紧急危机状态的纳西族文化及其对策》给钟先生。其背景是我回到丽江探亲,进了门没人说纳西话了,到城里面没人穿纳西族服装了,到村落里面去全是小洋楼了。纳西族如此,广东呢?福建呢?深圳呢?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沿海城市怎么样?中原会怎么样?再过三年五年,我们的西部地区会怎么样呢?我提出了抢救、保护、转型、传承、发展五大对策。

北师大把论文转到教育部,教育部又转到文化部和中宣部。然后,中宣部就来人找我,要调我到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工作。我当时已经是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的副所长了,博士导师,一年一百万的课题费,管着几十人的少数民族的研究队伍,出国每年好几次。我还是国际萨满学会副主席、国际纳西学学会主席、中国少数民族学会理事长、中国民俗学学会副理事长。要调我过去,我实在不太愿意。

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只是群众团体,社科院是国家部委,我的书记也不愿意让我过去。但是,我是党员,必须响应时代的号召和需求。更何况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原来很厉害,郭沫若做主席,周扬做主席,后来是钟敬文、冯元蔚做主席。研究会主体是民间文学研究者,后来加入民间艺术,有一大批修养有素的民间艺术家,我最后下定决心,服从调动。

张英: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,你和冯骥才一起搭档,启动了保护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工作。

白庚胜:我当时刚到协会,苦不堪言,没有经费,人少,学者已经全部退休,老干部看病都没有钱支付,整个协会的工作大都停滞,秘书长刘春香、副秘书长向云驹很不容易。

冯骥才做主席,我是常务副主席和党组书记。那时,冯骥才几个月、半年来一次,我一天24个小时坐在单位,解决协会的生存问题,把我的知识应用到学术组织、学术建设和日常管理和队伍建设。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工作上。

冯骥才是文化名人,他有这个情怀,有政治地位,有社会影响力,在社会上给我呼吁,影响媒体;我忙具体的工作,找钱,负责组织、策划、实施,搞“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”。当时,整个国家没有人意识到民间文艺的价值,谁都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,骂我们的人特别多。

我对协会的工作重新进行了定位:一个是民间文艺,一个是民间文学,一个是民间文化,并以抢救工程为总纲,但我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。当时搞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,启动大会很多省都派秘书长、副秘书长、文化厅长参加。大家都想知道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要干什么?他们也要保护自己地区的民族文化,但不知道要做什么和怎么做。

搞发布会前夜,冯骥才问我,“庚胜,咱俩背水一战,明天就要出去挂盘了,却没有上级文件、没有经费支持。你怕不怕?有反对我们的人,造谣的,给中央写内参的,拿政协提案的,都有。”我问他怕不怕?他回答我:“我是资本家的儿子,爹是银行家,妈是军阀的女儿,家里有四辆车,有七个仆人,天津的每个领事馆都去过,什么好吃好喝我全见了。现在又是民主党派,民进中央副主席,全国政协常委,中国文联副主席,我还怕什么?”

我回答他说:“冯主席,你什么都见过了,所以你什么都不怕,而我白庚胜连听都没听说过那一切,我能怕吗?我已经看透了世界大趋势,文化遗产对一个民族的意义作用和价值。我在日本的许多博物馆里面看到搁满了中国的文物。以前战争、国家动乱,使我们缺少文化的认识能力,蒙古学、藏学、考古学、敦煌学,哪个不是帝国主义研究争夺以后中国才重视起来的?只要我们俩做好了,做认真了,对国家和民族有用,我们俩至少是会对历史起到作用的人。”

第二天在大会上,全国各地代表发言,我们请中宣部的人来。后来到中宣部汇报,到文化部汇报,光这些协调工作,占了我大量的时间。由于困难,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启动,国家当时只给了30万,而现在,中国民协仅建一个数据库就给了4个亿,可见国力是越来越强大了。

现在保护文化遗产几乎变成了一种社会运动,全中国的媒体坚定不移地站在我们这边。冯骥才很会找新闻的卖点,对中国民间文化起到最好的宣传作用。当然,这项工作做得好,还与我们主席团是一个好团队有关,还有全国代表文艺工作者的倾力支持。

我非常怀念那段与郑义民、夏挽群、常嗣新、曹保民、余未人、江明惇、农冠品、刘铁梁、刘春香等副主席战斗在一起的生活。

张英: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价值在哪里?

白庚胜:联合国公布九种遗产,文化遗产,文化和自然遗产,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,就是一个方向,人类社会要工业化了,要和过去的农业文明告别了。跟过去的文明告别,不能无情无义把旧文明一扔了之,该留下的留下,因为有文明基因的价值,有物质的精神的使用价值、历史价值、认识价值、审美价值,是我们再造文物的基础与资源。

基于这样的认识,我一边办各种活动,抢救文化遗产,一边写论文研究民间文化,还做国家文化安全研究,这项工作我没有盲目做,都跟中国民族文化的根有关,回答我们民族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定位,中国的民族魂,我们民族文化未来的生长点。

21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民间文艺的抢救工程,是有伟大意义和价值的,主要在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块工作发力。比如,我们协会做的《中国民间故事全书》丛书,神话故事、歌谣谚语组成的《民间文艺集成》都价值连城。

这项工程后来合并入文化部主持的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”。显然,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离开物质文化遗产,比如民间工艺师手工做的木头椅子,它的造型、色彩、功能,这是非物质的,我们提升它的文化价值。也许有一天,军事、工业、农业都会消失,但它提升出来的文化永远存在,上升到了文明的层次。我们最终要达到从文化产业到产业文化,来形成新的中华文明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牛牛美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66lhsq.com/zhufuyu/37290.html

青春励志的经典语录,很潮很阳光,送给正在奋斗的你

编写现代数学史,陈省身先生都感叹太难了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