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牛美文 祝福语 释迦牟尼佛讲的四谛是什么?
2021-09-1 12:36 星期三

释迦牟尼佛讲的四谛是什么?

四谛,又作四圣谛。

谛,意为真理或实在。四谛即:(1)苦谛:指三界六道生死轮回,充满了痛苦烦恼。(2)集谛:集是集合、积聚、感招之意。集谛,指众生痛苦的根源。谓一切众生,由于贪、瞋、痴等造成种种业因,从而感招未来的生死烦恼之苦果。从根本上来说,众生痛苦的根源在于无明,即对于佛法真理、宇宙人生真相的无知;正因为无明,众生才处于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、恶见等等烦恼之中,由此造下种种恶业;正因为造下种种恶业,又使得众生未来要遭受种种业报。这样反复自作自受,轮回不休。(3)灭谛:指痛苦的寂灭。灭尽三界烦恼业因以及生死轮回果报,到达涅盘寂灭的境界,称为灭。(4)道谛:指通向寂灭的道路,主要指八正道。佛教认为,依照佛法去修行,就能脱离生死轮回的苦海,到达涅盘寂灭的境界。

怎样是通达一切圣教无违?

圆满究竟的佛陀教法,虽然因众生业力差异而随缘应化八万四千种法门,无量的教派 ,但是各教法之间是相融无碍的。

不管用哪种方法,证得自性圆满,就会发现,原来是条条大路通罗马,无二亦无三,只有一佛乘。

一、认定圣教:论云:今初。

圣教者,如《般若灯广释》中云:“言圣教者,谓无倒显示,诸欲证得甘露胜位,若人若天,所应遍知,所应断除,所应现证,所应修行,即薄伽梵所说至言。

”谓尽胜者所有善说。

所谓圣教,正如《般若灯广释》中所言:“圣教者,即无颠倒显示诸欲证得甘露胜位的人天所应知之苦谛、所应断之集谛、所应证之灭谛、所应修之道谛,亦即佛陀无上言说”,即指一切胜者佛陀之善说。

《般若灯广释》是观自在禁行对清辨论师的《般若灯论》所作的广释。

“甘露胜位”:即一切大小乘解脱果位。

“薄伽梵”:为佛之名号。

圣教之体可从二门认定:一者为无倒显示四谛之教;二者即无倒显示三学之教。

1、凡是希求三乘解脱之补特伽罗,所取与所舍之因果即四谛,所舍是杂染法,果是苦谛,因是集谛;所取为清净法,果是灭谛,因是道谛。

一切圣教即无倒显示如是染净两重因果,此外再无其他圣教。

如《别解脱经》云: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
” “四谛”不应狭隘理解为仅是小乘教,四谛之解释可浅可深,浅释则为小乘圣教,深释即为大乘圣教。

《入中论自释》云:苦谛、集谛、道谛摄于世俗谛中,灭谛摄于胜义谛中。

四谛略说即二谛,离此二谛外,再无第三种法。

《父子相会经》云:“所谓世俗胜义谛,离此更无第三谛。

”是故认定圣教即无倒显示四谛之教。

2、《俱舍论》云:“佛正法有二,谓教证为体,有持说行者,此便住世间。

”佛正法者分二,即教法与证法,教法即是三藏,或归属于三藏之清净能诠,此为教法体相;证法为真实之三学,或以三学任何一种所摄之善法,此为证法体相。

其中,主要宣说调伏心之增上戒学,为律藏;主要宣说安住修之增上定学,为经藏;主要宣说观察修之增上慧学,为论藏。

是故三藏教法为能诠,三学证法为所诠。

如此亦可认定圣教即无倒显示戒定慧三学之教。

圣教主要是从教法而言,而三藏教法又可归摄于经论二者中。

弥勒菩萨于《宝性论》中如是认定经论体相:“何者具义相应法,能断三界烦恼语,显示寂静之利益,即是佛说余翻此。

”此颂宣讲经典四种相:1、“具义”:真实具有深广之义;2、“相应法”:能诠之无垢词句与法相应;3、“能断三界烦恼语”:能断除一切三界烦恼之语言;4、“显示寂静之利益”。

具足此四种相,即佛陀真实之善说。

《宝性论》又云:“何者唯依佛教法,无散乱心而宣说,与得解脱道相应,亦如佛经当顶受。

”无论何种论典,若唯以佛陀教法之义作为所诠义;造者是通达法义且无希求利养之散乱心而宣说;果是为获无上涅槃果;方便是与“能获涅槃果之道”相应,具有如是四种功德之论典,亦应如佛经般顶戴受持。

总之,佛陀一切善说,即此处之圣教。

无论声闻乘、缘觉乘、菩萨乘何乘之三藏,显宗、密宗何宗之教典,一转、二转、三转何时之*轮,均属圣教法藏。

二、通达一切圣教无违之含义:论云:达彼一切悉无违者,谓于此中解了是一补特迦罗成佛之道,此复随其所应,有是道之正体,有是道之支分。

所谓通达一切圣教皆不相违,即于此《道炬论》中解了一切教法皆为一补特迦罗成佛之道,且于此道中,随应各自体性,有些是道之正体,有些为道之支分,譬如,出离心、菩提心、无二见是道之正体,余为道之支分。

若欲通达一切圣教无违,则首应了解于圣教何等之处视为相违。

(1)、经中云:“诸比丘,五蕴即重担,荷重担者,谓补特伽罗。

”《饶益指鬘经》云:“于此世间,有二士夫,能坏正法。

一者执毕竟空无,二者妄谓世间有实我。

”前面经中说荷负五蕴重担者为补特伽罗,后面又言执着世间有我能损坏正法,似乎相违。

(2)、《如来藏经》云:“善男子,诸佛法尔,若佛出世若不出世,一切众生如来之藏常住不变。

”《涅槃经》亦云:如来藏常乐我净。

而《楞伽经》中云:“如来是于三解脱门、涅槃、无生等句义说名如来藏,为除愚夫于无我之恐怖,由如来藏门显示无分别处、无相境界。

现在未来诸菩萨摩诃萨不应执我。

”一者说我,一者说无我;一者言如来藏常恒、坚固,另一者讲由如来藏门显示无相境界,视若相违。

(3)、《频婆娑罗王迎请经》云:“大王,色法有生有灭。

”《楞伽经》云:“外境悉非有,心变种种相,似身受用处,故我说唯心。

”前面宣说“色法有生有灭”,后又言:无境,无心外色法,唯是心之变现。

若视此二观点又似相违。

(4)、《妙法莲花经》宣说究竟一乘,《解深密经》宣说究竟三乘。

究竟一乘与究竟三乘均为佛说,亦显现相违。

(5)、共同小乘以及《解深密经》等宣说诸法实有,而《般若经》宣说无实有。

(6)、《三聚经》言:“以互不相摄之方便与智慧,可以成佛。

”而《维摩诘经》言:“方便未摄慧为系缚,方便所摄慧为解脱;慧所未摄方便为系缚,慧摄方便是为解脱。

”一者言,由互相脱离之方便与智慧可以成佛。

另一者讲,若方便与智慧互相脱离即为系缚,此二说亦似相违。

(7)、《念住经》中广大宣说对色声香味触五欲尘耽著有很大过患。

《幻化乐生经》中又宣说行持五欲为成佛之方便。

于前言不能耽著五欲,有大过患故,而后又言行持五欲,为成佛之方便,二者明显相违。

以上例举经典中现似相违之词句,然不能因表面词句相违,便决定其内义如宝瓶与柱子般无有关系,或如水火般互不相容。

因为纵于同一所化,其亦有根机未成熟及已成熟等不同阶段,如是针对其不同阶段的说法,亦有方便说与究竟说,或者不了义说与了义说之差别;或者针对上中下三种根机者,传法亦有相应之差别:于上根者说了义法,于中下根者说不了义法,因此于说法上亦有前后似乎不同之处,然实际上并不相违。

又譬如,针对不同时代、不同地域,亦有众多不同说法,有些针对现代众生,有些唯是针对未来众生,如是亦有不同处。

然此等皆不应理解为意义上互相矛盾。

不论是大乘或小乘、显宗或密宗的何种经典,皆要通达相互之间并不相违,诸圣教所开示者,皆为众生成佛之道路,不过有者宣说道之主体,有者宣说道之支分。

正如于布施中法布施为主要,其他布施为次要,或如六度中般若度为主要,前五度为次要般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牛牛美文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66lhsq.com/zhufuyu/37905.html

10首经典儿童古诗词,带你找回最初的天真与童趣

那些雷锋语录,你能说出几条?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